客服热线:

400-1199-918

上海壹两前世今生 揽诚轩20春拍成交冠亚军

发布时间:2022-08-09 阅读量:255

       泉力学堂讯 北京时间8月9日消息,2022年中国钱币春拍已近尾声,从4月到8月,国内外各大拍卖精彩不断,令人回味无穷,但是西方有句俗语“Save the Best for Last”(把最好的留到最后),在业界共同期待中,北京诚轩和上海泓盛两大拍卖将会产生最强音,上拍的各类钱币珍品个个背景深厚、递藏有序,甚至有望创造中国钱币新的成交纪录。

 

 

       这个情景不由得令人想起2020年,同样由于疫情原因延迟到八月中旬举办的诚轩春拍中,两枚来自张秀青先生旧藏的上海壹两有射线和无射线众望所归,以绝对优势包揽那一场的成交价冠亚军,成交价格也将那一时期的机制币提升了一个档次。最近一次是PCGS英文官网在7月15日撰文,称赞上海壹两是中国银币中最宝贵的财富之一。首席收藏根据历史资料,进一步深挖了上海壹两的由来和现状,并附上海壹两在公开拍卖中的成交记录,为广大藏家和爱好者在参拍今年的珍品之前备上一份开胃菜。

 

       有一些钱币在铸造的时代是失败者,但今天成为了极其珍贵的钱币。上海壹两就是这种情况,币面采用了从未使用过的图案样式,在任何收藏家手中也是珍贵的藏品。

 

       谈起上海壹两,很多人人为是上海工部局委托制造,专用于上海流通的货币,但据中国机制币铜币大师武德华经过几十年的考证,上海壹两的英文(Shanghai One Teal)可能是误写,实际应为壹上海两(One Shanghai Tael),上海一词应指重量单位,而不是地名。其本意是表示重量而不是在上海行用。

 

       那既然不是上海专用,为什么要标注 “Shanghai"呢?事情要从清末说起了。1840年,香港因《南京条约》割让给英国之后,没有专用的货币,一直沿用内地流通的各式货币。当时,墨西哥的“鹰洋”逐渐取代西班牙 “本洋”,成为中国内地流通最广的银圆,但来源却不稳定。1859年 港督罗便臣上任之后,为了改善这一情况,想要推广香港贸易,争取在香港发行货币取代“鹰洋”。1864年制定《设立造币厂条例》,并向英国伯明翰市的瓦特工厂(J.Watt & Co.)购置机器,1866年5月7日,香港造币厂正式开张。

 

       理想是美好的,现实是残酷的,新造出来的钱币投入市场之后,反馈并不理想,因为民众还是更倾向使用自己熟悉的货币。这座耗资45万圆的香港造币厂月收入却只有1万圆,为了扭转局势,新任港督麦当奴 (Sir Richard MacDonnell) 瞄准了具有更大潜力的内地市场。

 

       1867年,香港造币厂刻模试制了一套样币,为了更容易使中国政府接受,币面的设计正面采用了象征中国帝王的龙纹图案,同时以迎合中国人用银计重的习惯,考虑到上海是当时内地重要的新兴港埠,以为采用上海平法有助销量,因此文字使用“Shanghai One Tael” ,后来被泉界称为“上海壹两”。在考虑平衡对等的原则下,背面镌英王徽中心之盾徽图案,模具雕刻工艺精湛,铸造精美绝伦。但这一用心的设计并没有获得清政府的认可,“上海壹两”宣告推行失败,港督随即在1868年2月的会议中,决定4月25日关闭香港造币厂,之后整厂卖给了日本。

 

       上海壹两共有两种不同的图案,均为1867年的图案。这两种设计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,一种在龙一侧有射线,另一种则没有。无射线版本仅作为样币生产,有射线版本是批量生产的。但大多有射线版本在发行流通钱就被融化。在今天,这两个版本都极为罕见,非常受收藏界欢迎,被认为是中国银币的瑰宝之一。

 

 

       通过查询首席收藏数据中心得知,无射线版本的上海壹两仅有两条拍卖记录,在北京诚轩2020年春拍-机制币专场,上海壹两无射线,PCGS-SP64,铸压深峻,均匀浅灰色包浆,镜面底板,字口锋利,鳞片层叠有致,517.5万成交;在北京诚轩2008年春拍-钱币专场还有一枚无射线版本,打制锐利,栗色包浆,底光柔和,当时以134.4万成交。

 

 

       在日本泰星2022年4月-钱币专场,上海壹两射线版,NGC-PF63+,铸压深峻,灰色包浆,底板平滑,龙图立体,鳞片割手,2.58亿日元成交,约合1320万人民币成交;上海泓盛2021年秋拍-金银锭/机制币专场,上海壹两射线版,PCGS-SP62,设计精美,镜面底版,马齿锐利,龙鳞满打,立体感极强,原味五彩包浆,874万成交,是这一场的标王;在上海泓盛2019年春拍-现代币/机制币专场,上海壹两射线版,PCGS-SP62,图案设计精美,底板镜面感十足,细节打制锐利,龙鳞饱满,五彩包浆,276万成交。

 

文章转发自首席收藏

诚轩 上海壹两